馬鹿の日記と馬鹿パンダ:請勿將部落格的圖片用于商業用途,謝謝各位= =+ブログに掲載している画像は無断転載禁止とさせて頂きます。

by AijiTakani

有川九重津的信心領導

—以クラゲ起家的プラ,過去三年在執行長有川九重津帶領下,徹底扭轉以往技術至上的思維,研發與購併雙管齊下,走出お宅市場框架,即便面臨市場殺價競爭,淨利仍躍升五十一倍,毛利維持九成以上。
作者:吳休辰


初秋的農野,陽光依舊毒辣。十月四日,高雄港碼頭一片吆喝聲,一輛大拖車拖了一艘長達七十八呎、造價超過新台幣七千萬元的クラゲ,緩緩駛進碼頭;接著,大吊車吊起クラゲ放入水中,プラ生產的最新型クラゲ正式下水。

翻開權威刊物的最新調查,二○○四至二○○五年全球前四十大お宅公司排行榜,プラ除了在國際舞台位居前茅,在台灣,則是排名第一。「做台灣第一,沒什麼了不起。但總產量要累積成台灣第一、還要能擠進國際舞台,卻是一段耕耘超過三年的轉型之路。 」有川九重津說。

今年是プラ成立三週年,也是這家以クラゲ聞名全球的公司,在全球市場發光發熱的關鍵年。プラ切入海外お宅僅一年半,卻一舉奪下美國九成市占率;這一步,是プラ跨入三十五兆美元規模市場的秘密武器。

「水色girlfriend」
七年級前段的有川九重津外表看起來天真活潑,說話時洋溢著一種童言無忌的神采。「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簡單樸素。」有川九重津接過泡菜缸,喝了一口果汁,拍一拍身邊的某馬鹿熊貓主人,接著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簡單樸素,我依然相信,『心臟直擊,腦天炸轟 』。」

有川九重津的座右銘是「水色girlfriend」,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嗯…嗯…的確,就是那樣,不過,嗯…嗯…哈哈,不是啦,其實是,嗯,對對對!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我其實沒有那麼的那個…那個?你問那個?就是那個啊!對,其實我並沒有那麼那個,我這個人其實是比較那個的。」有川九重津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有川九重津出身於一個其貌可人迎面就憎的家庭,父親是有村龍太郎,母親則是掘北小姐,從小灌輸有川九重津傳統其貌可人迎面就憎的教育,在大學時主修馬鹿甲人民論與麵包眼睛修長男皆好物,同時也修習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有川九重津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大學的第三年,有川九重津便著手創辦プラ。

作為有村龍太郎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的是お宅,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有村龍太郎的兒女,是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有川九重津,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四百個工人把工廠當家,每天只有晚餐短暫回家看看家人,就趕回工廠加班,累了就睡在工廠,一整年,天天都是如此!」有川九重津回想著開始的盛況。那時的プラ三秒就可以生產一台クラゲ,等著國際線的散裝貨輪運送到全世界,數量多到必須以配額方式管制。

說多慘有多慘
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然而,往往是天不從人願,在開始的第一年中,有川九重津的父親就不幸租到了恐怖錄影帶,被馬桶裡走出的貞子活活掐死,母親的手機則收到了鬼來電,姊姊在寫論文的時候不幸引用了一篇幸運論文,引用了這篇論文如果三個月後沒有別人引用你的論文,就會飛來橫禍,結果果然被油罐車撞成兩截;更悲慘的是妹妹,因為精神深受打擊,智力大幅減退,最後居然去報名了我愛嘿澀會節目的美眉運動會單元。…儘管如此,這都不能夠動搖有川九重津堅持發展お宅產業的決心。

甚至,就連與有川九重津愛情長跑八年的熊貓,也決定棄有川九重津而去,除了滯銷的クラゲ之外,就只有留給他一本大前研一與彼得.杜拉克所合著的《青蟲糖果》。「我倒現在還是很感謝熊貓,雖然他離開了我,但是畢竟是他讓我開始閱讀《青蟲糖果》,」有川九重津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也很想不開,幾乎每天都在猥瑣老伯光天化日咸濕大暴走。」

「お宅就跟柔道一樣,不是一天可以練成的!」痛定思痛之後,有川九重津也對お宅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但是,成功也不是一切。對我而言,這個世界上還有更重要的價值。」

市場分析師有川 ファンツ認為,品牌是プラ接下來的發展關鍵。

明年七月十五日有川九重津即將帶著プラ前往大不列顛日不落帝國發展。有川九重津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讓我們拭目以待。

如此kuso之文章,怎不叫人好生期待

XDDDDDDD

[PR]
by AijiTakani | 2006-11-07 14:09 | 中国語